MENU

【随便写写】 52 & 一些颇具争议的杂谈

January 15, 2019 • Read: 59 • 随便写写

诸位好久不见,这些日子诸位如果来访的话应该能看到网站上方挂的告示:「由于期末考试及流行性感冒的双重打击,网站迫不得已停更一段时间。若有评论等事宜未能及时回复,烦请见谅。加急枪毙,不是,加急事宜请联系邮箱。」大学第一个学期喜迎期末考试,昨天(1月14日)算是正式放了寒假,今天所有的考试科目也全都出了成绩,我感觉还行吧。再加之这个系列也好久没有写了,想来想去虽然想模仿大刘在《三体3》中《时间之外的往事》那样以书中书的形式展开对某件事的评论(此处可参见上一篇《【随便写写】51 & 《人的相互作用论》(节选)》),但是后来真的开始写才发现,没有足够多的智慧和经历是难以写出那种深刻而简洁的「节选」的。所以综上所述,我打算在这篇文章里随便说点什么,算是近况报告吧。没有什么太多技术性的东西(其实压根就没有233),对我个人没什么兴趣的话,大可不必耗费时间翻看此篇。

在正式落笔之前,我想了一想到底要说什么。感冒?考试成绩?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光标在屏幕上来左右跑来跑去,最后我还是觉得要按相声那一套走。

最近我在听相声,以前我专注于老一辈艺术家的相声,如马三立、刘宝瑞、侯宝林这些大家的作品,后来在youtube上找的久了,才发现其实真正留下来能够放在网络上的没有多少,反反复复就那几段,再好听再经典,多了也就腻歪了。后来我把目光转到了当今「相声界的小学生」,郭德纲身上。且不说郭德纲这个人品怎么样,我觉得相声说的还行。而且我觉得和网络上流传的以往老一辈的相声有不同之处,一下子转换过来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老一辈的相声听多了就像是有剧本一样,无论谁在哪说这同一段的相声,大体上给人的感觉都是相同的,换言之就是听多了就能听出剧本来;而郭德纲的相声更像是聊天,以往知道的或者自己编的段子能够在这聊天之中因地制宜的运用到其中,虽然听多了也能听出重复的段子,但是他们出现的时间、顺序各不相同,配合当时演出的场景,效果也不尽相同,暂时我还没听出腻来。当然了,我也不是什么点评名家,就是随便听听,再加之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我一写你一看,乐意看就接着看,不乐意看就右上角或者Ctrl + w。别我这么一说有些人就开始酸。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呢,大概是因为我原以为这大清盛世人人都能达成共识了,后来发现,是我瞎了,他并不能2333先前在B站看到一个动态,说的是日本又双叒叕要借我国的文物进行展出,我看评论区那个热闹啊,什么「你国」、「精日分子」、「太君」、「你这回复能拿工资么」、「败类」之类的词满天飞啊,更不算各类唇枪舌战画圆开骂1的。有人觉得像什么「京骂」这个骂那个骂的是一种文化,我虽然也是北京人,但是我觉得这种骂大街就是活生生的丢人。你有事说事讲道理,好歹像个人似的说人话;动不动就骂,显得好像你多没道理似的。关于这个事,我觉得文物固然重要,但我不是专家,具体有多重要以及怎么个重要法我说不出来。但是我感觉国人这个脑子还是有毛病,可能这也跑不了官方宣传,毕竟当年抗日战争时期前苏联干的事不比日本干净到哪去,反倒我个人觉得那比日本还恶心,但是现在看看我们的教科书,说的多半是日本,舆论也一直揪着日本不放。你不放你能把他怎么着,你不能把他怎么着反倒自己还累。但是官方舆论有一点好:他不觉得累。因此导致一提到日本搞得跟被捅了腚眼一样,群情激愤的。我觉得不必要。且说回文物,我国群众之于文物本身似乎并没有太大造诣,只知道他是个文物,哪朝哪代哪个文人写的,就没了,你再问他「这个《祭侄文稿》写的中心意思是啥,想要表达什么?」那他就快要恼羞成怒了,你跑不快就多半要被咬上一口。如下是我看到这件事后发在朋友圈的内容:

隔壁B站的议会大臣们就外借中国文物到日本展出的事情展开了亲切友好的讨论2333

真是一群刁民2333
历史不是博物馆里的那几张纸那几块金属几块泥巴
历史是那些纸、那些金属和那些泥俑上面的精神层面的东西。你说为啥博物馆不收藏秦始皇的擦屁股纸(如果有的话)?物质上的东西怎么留也留不住的,你得学习上面的文字和思想。

这一说起中日、中韩、中美就跟让人捅了腚眼似的,斗大的字不认得一筐,见天儿的舔隔壁老毛子,舔人家德意志,香是怎么着啊2333人家也用不着你啊2333

后来我收到了一个评论:

但是博物馆那几张纸和那几块金属几块泥巴可以用来炫耀历史(认真)

我觉得有道理,不只是炫耀历史,那些物质上的东西完全可以证明一段历史。但是我还是觉得,能把历史了悟与心,比摆在那里不明所以强多了。这个想法还是看个人吧,每个人想法不一样,应当尊重和接受不同的存在,以及不同本身。但前提至少是对方能够好好说话吧2333

话题似乎扯远了,说回相声,或者,郭德纲的相声,他给我的灵感就是聊天。这个放在写文章上也是如此,不同的文章不同的写法,倘若是写论文那自然是不能用聊天的方式写,但是像这一篇题目就很随便的文章,我觉得在文章里聊聊天没什么毛病。在此之上我觉得说相声一般的聊天,完全可以以土话称作「侃大山」。我觉得从我自身的经历来讲,聊天聊到最后聊的是一个人的心性,或者说三观,能够体现出一个人内心的模样,我认为这样的聊天是十分珍贵的。写这样的文章也是同样。都说写文章是有目的的,为了睡服说服谁达成某种目的、发表某种看法之类的,像这样的闲聊天的文章,我觉得也应该有一种目的:写出作者本身的内心,就像聊天一样,通过读他的文章能够丰富对这个人的认识,我觉得就差不多了。

行了,我觉得这次的文章写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再长的话读起来就没有耐性了,令人心烦。之后网站的更新将会恢复,Haskell的话,可能会恢复更新吧,最近我在写一个Java的项目,算是自己闲来无事没事找事想到的,我想把它先写出个模样(至少能用,一眼望去明面上不存在什么待开发之处),然后再继续Haskell的学习。


  1. 以对方本人为圆心,对方祖宗十八代为半径作圆,圆圈之内有一个算一个,皆跑不了被各种粗鄙恶毒之语咒骂的。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随便写写】 52 & 一些颇具争议的杂谈天空 Blond 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 - 非商业性使用 - 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许可协议授权之外的使用权限可以从 https://www.skyblond.info/about.html 处获得。

最后编辑于: January 15, 2019 16:03
Archives QR Code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