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随便写写 29

March 16, 2017 • Read: 55 • 随便写写,Lofter部分文章归档

今天恨不得整个办公室的理科老师都来劝/说服我去参加那个生物竞赛。我还是委婉而残忍的拒绝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说一下原因。
首先说拒绝别人是一个很令人于心不忍的举动,但是拒绝的多了,也就习惯了。一开始我并不能接受拒绝别人这一举动给我带来的负罪感/内疚感,因为对我而言我的请求被拒绝我也会不高兴,换言之我也会伤心。所以我高中以前几乎不拒绝别人的请求,而现在是时候算计一下成本了。
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跟顾家桐聊天,聊到我最近很害怕何歆宇问我题的事,他说我高一的时候给数学小组写那些解题过程的时候不是很无私嘛。所以现在就拿这个来说事吧,如下内容可能会引起一些人的不适,可能的原因是以下内容所透露/内涵的思想过于现实,以至于让人怀疑人性和人情的存在,故,请酌情阅读。
我对于此事的结论是:给小组写解题过程是双赢,给何歆宇讲题是亏本。原因如下:给数学小组写解题过程,这些过程是我在写作业的时候顺手写的,所以稍加扩充即可完成,这是原因之一,不费事。原因之二是我通过扩充过程,可以隐式的完成一个逻辑性检查,以确保我每道题都能以正确的方法做对,而小组的同学在看了我写的过程之后能够在一定程度甚至可以完全理解,这叫双赢。这里我并不是针对何歆宇,我的意思是何歆宇问的问题是有那么一点naive,具体例子就是她常常会对一个概念性或者定理性质的东西提问,并且目的似乎并不是为了理解而是为了应付考试。或者就是我认为很理所应当的步骤她却无法理解(比如为什么要在E=NBSω中把ω的单位换成r/s,这问题问的我很尴尬啊。于是同时间成本上讲,我用我写作业的时间解答了她的问题,但是我一无所有,这叫亏本。
好了,还是说一说不参加生物竞赛的原因吧。自从进入高中以来我倒还没参加过任何一个比赛,我以前好像在刚入学那会确实立过一个类似不参加任何活动的flag,但那也是随口一说,毫无依据。最近正在做的事情有很多,刨去学校方面,课本剧配音和策划班会两件事之外,我自己的事情,有学习Python、haskell、微积分、日语俄语法语世界语、植物组织培养,期限很长,毕竟如上一些东西都不是一两天就能完成的事,除此之外还有一屁股书债没还。所以我要说我的是我没啥时间参加那个竞赛。当然兴趣往往在选择中占主导地位,所以我今天问了生物老师很多次是否只有笔试,因为我更倾向于实验。比如最近在学的植物组织培养,鄙人想来主打学以致用的观点,那些学了没用的东西,学了自然也会忘掉(顺带一提,我觉得物理中像热力学第二定律这些,我觉得现实中并不会用到,但是这对我而言像是一种哲学)。学那个植物组培是因为受人之托要调查一个植物种子,所以想要养那种方法来更高效的获取成株,而现在生物书上讲的,根本行不通,因为上面省略的很多细节,所以要另学。但是我未来的志向可能并不在于生物——可是我朋友是——也不在于化学和物理,虽然如上三者可能成为我的副业,但是我的主业目前仍旧是机器学习方面,个人倾向于NLP和泛用智能。再不济下海做个程序员写写代码过一过平庸而舒适的生活也不错。所以我当真是没啥必要的理由不得不去参加竞赛。不过如果有实验项目的话,我还是挺乐意去的,毕竟书本上的知识积攒到一定程度,就开始渴望动手实际操作的经验了,而且生物这方面,试剂设备什么的也都不便宜,自己像无机化学那样搭实验室肯定是起不来的,所以这对我来说才是最有利的。
所以还是那句话,我上学并不是为了考多好的成绩,而是那四个大字:学以致用。不用我学它干嘛,但是有一讲,有些东西兴我不用,但不兴我不会,保不齐哪天就用上了,这些东西通常是比较实用的东西,而不是专业性特别强的知识。不过换一种想法,往往是有点专业性的知识才是最实用的,比如你一看配料表就知道你知道你吃下去的是啥,而不是你一看配料表就知道你吃进去几个手性碳2333
所以与我而言,拒绝别人确实是于心不忍,但是用自己的成本换取一个自己并不很想要的结果,亏本的生意我也不想做。人生苦短,为何要逼自己做不乐意干的事呢?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随便写写 29天空 Blond 采用 知识共享 署名 - 非商业性使用 - 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许可协议授权之外的使用权限可以从 https://www.skyblond.info/about.html 处获得。

Tags: None
Archives QR Code Tip
QR Code for this page
Tipping QR Code
0:00